美文摘抄网>美文>经典美文>山泉鸟语

山泉鸟语

17 0 2021-11-04 04:00:24
山泉鸟语

山泉鸟语

作者: 丹水情韵2020年04月11日优美散文

老家丹水山环水绕,鸟语花香,我在这里生活了一个甲子的周期,爱上了这里的山,这里的水。 尤其是对山泉、鸟语情有独钟。

每次我都要担着水桶,到夹河子的地方去取山泉水,这里的山泉水含有矿物质、有多种微量元素,喝在嘴里甘甜可口。

盛夏之际,由于丹水发洪水,丹水两岸的人们都喜欢到这里来取回山泉水,来的人多了免不了要排队等候,趁着这个机会我都要看看风景、倾听鸟语。

你看,鸟儿飞过旷野,一批又一批鸟儿,展翅翱翔,唧唧啾啾,一会儿成长蛇阵,一会儿“人”字形,一会儿蜂拥而聚,在群鸟的带领下绕着丹水一圈又一圈盘旋。

“夹河子”再往南有两个山头,靠东叫小山,紧挨西南边的山头叫灯盏坪,两个山头中间是一个凹型的山坳,形成一条朝北向的峡谷。 连续几重山崖,山泉水就从这山坳中的地下石头缝里流出来,人们把这里管叫“九丈瀑”。 山谷中间被瀑布冲击而成一个深潭,山泉水从石头缝里涓涓的流到深潭里,再沿着蜿蜒朝北形成一条天然水沟,便流到了“夹河子”,其实我们取回的泉水,并不是从沟里流出的清泉水,而又是经过多层岩石过滤在“夹河子”的地方从地底下喷涌而出。

泉水淙淙地流淌,后来人们为了方便取水,用条石垒成了一口井,井里总是满满的泉水。 这个时候的泉水只要几分钟就能打满一大桶。

这里的泉水纯净甘甜,用来沏茶特别甘醇。 泡绿茶喝着特别纯正,让人喝出“精气神”来,越喝越想喝。 所以隔不了多日,我们便要去担回一担泉水沏茶而饮。

更重要的是,到这里打水还能欣赏不同季节的风景。 春天草木发青,山花陆续开放,无论是小山还是灯盏坪,山花烂漫。 小山上樱花、桃花、梨花、玉兰……等等。 而灯盏坪也是桃花,樱花、槐花相继开放。 这两座山的鲜花一直开放到夏天,而山菊花则一直开放到深秋季节。 特别是灯盏坪还有野生金银花,据说是一种可以做茶水喝的花朵,又是一种药材,可清火败毒,清心明目。 即使到了冬天,山上苍松翠竹、冬青等灌木依然青葱茂盛,令人喜欢。 所以,一年四季来打水的人们络绎不绝。

每当麦黄杏子肥的时候,我孩童一样的心空就显得异常兴奋,站在屋后满眼金黄的梦境里,有我对夏收渴望的憧憬,也有我对百鸟儿啼鸣的一往情深,那些藏不住掖不着的激情时时流泻在脸上。

每每在这个时段,我都要到田里走上一遭,掐掐麦粒的成色,咀嚼麦子飘香曾经撩起的童年记忆……当然,还有那份享受乡村夏夜清凉的诗意。 不过,我更喜欢在清晨起床前聆听一场音乐会,倾听鸟儿啼唱的天籁之声。

不知有多少次,我也记不清了,黎明的前夜我起床上厕所,在微亮的夜色中,不绝于耳的欢鸣声让我开怀不已,布谷的“布谷布谷”叫声,画眉鸟、杜鹃的应和声,声声入耳。 优美甜润的嗓音在纵情高歌外,还有好些叫不清名儿的鸟儿在配音在群鸣,真有种“间关莺语花底滑,幽咽泉流冰下难”的味道,大自然的音乐真让人饱受精神的愉悦啊。

后来,到了城里,每每看到不少城里人手提鸟笼,我时常为这些被禁锢在笼中的鸟儿而可怜,即使鸟有时叫上三两声,在我听来并不是什么真正的鸟语。 真正的鸟语,是被山泉洗净了的,她们躲在那些高高的树枝密集的叶丛中间,经过苍翠的绿色过滤,一滴滴垂挂着,淡淡的淌下了山壁。 这便是鸟语,这才是鸟语。 只有在无人倾听的时候,只有在无忧无虑的山野,有一点野花的香气,有雾、有流水从石涧穿过,只有在这样的时候,她们才开口说话,自由自在,说她们想说的,作为人类的我们是难于听懂的,真正能和猎人海力布那样能听懂鸟语的人,在我看来世界上并不是很多。

但是我喜欢山泉鸟语,并不想能成为鸟类专家,去揣摩鸟儿欢叫是的意思。 倾听鸟语,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;走出室内,侧耳细听,那才美哪! 此时此刻,天边远处还未到亮的时候,室外空气清新,再听上一段美妙自然的天籁之音,那才过瘾那才叫心情舒畅哪! 回到室内,静卧床上,再小睡一番,可是别有一番风味的。